Connect with us

河必在意

专栏|今年没听完一首贺岁歌

我还是偶尔有在电台听到一些贺岁歌,但几乎听到一半觉得没意思,来去模式都一样……

Avatar photo

Published

on

坦白说,今年我还没真正听完一首全新的贺岁歌。

别误会,我对贺岁歌并还没到仇视的地步,只是随着这几年各种资讯科技冒出后,改变许多生活传统模式,间接影响了听新年歌的频率。

就以电台来说好了。

Advertisement

以前朝九晚五上班,塞车时总会开电台,至少还是会听到一些新年歌,当一些DJ转换另一种面貌,从说话变成唱歌时,感觉挺新鲜。只是,这几年受过专业说话训练的DJ越来越少,开麦后为了说而说,却少了各种营养内涵或深刻交流,加上车子能够连接蓝牙后,让我干脆转去开手机里的歌曲或podcast,以取代呱噪无趣的声量。

同时,DJ唱新年歌从新尝试变成常年例行后,已经成了换汤不换药的商业活动,意义大幅降低很多。不说电台收听率,有几次看到电台DJ在商场的宣传活动,从几年前大批忠实听众专门出席捧场,如今变成只有逛街人群顺道停驻观赏的局面,都在在暗示大马贺岁歌的市场已经走向瓶颈。

Astro 2024贺岁主题曲《Happy龙龙Way》
首要媒体2024年贺岁歌《Happy龙龙Time》

我还是偶尔有在电台听到一些贺岁歌,但几乎听到一半觉得没意思,来去模式都一样,很快就转台或听回手机的歌单,导致至今都还没有听完一首完整的新年歌。

电台DJ发歌至少还有电台播放的管道,但网红方面就真的只能自食其力。由於录音与录影技术门槛大幅降低,让很多网红有机会自资发贺岁歌。这没什么不好,反正经济市场很自由,只要有钱发,也有人愿意听,想怎么玩都行。

只是,在各种新社交媒体出现下,选择越多,导致大众的收听几率变低。除非是忠实粉丝,知道追踪的网红有发歌,不然在没有电台或电视台的配合宣传下,大部分人还是没有办法听到这些作品。

Advertisement
3P、薛家燕和“暴牙菇”赖宇涵合唱的《好运一条龙》
培永、Danny许佳麟、常勇、舒森、常乐《新年Beng Beng Beng》

我恰好是比较少追踪网红消息的人。很多关于网红的新闻或作品,都是透过身边人讨论后才知道。加上这几年大马网红界负面新闻不断,朋友圈几乎透已经退追各种低素质网红,转往更有内涵的KOL正向互动,让我更没有机会聆听网红的新年歌。

截至目前为止,今年似乎也缺乏一首如前几年的朗朗上口新年歌,让我走在任何商场都可听到的爆款歌曲。庆幸的是,就算没有新年歌,内心还是对过年充满喜庆的期待,比起要听新年歌才有过年气氛的仪式感,这恐怕还是更重要的过节心态。

版权声明:本文乃作者观点,不代表《YesBoss》立场;本文乃原创内容,版权属《YesBoss》所有,若转载或引述,请注明出处与链接。

Advertise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