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nnect with us

中港台

大牙惊爆遭黑人陈建州性骚 闯房硬上称:范范不爱这种事

台湾演艺圈 #MeToo 事件继续延烧,第一代黑涩会美眉大牙在脸书痛揭遭“黑人”陈建州性骚,对方把她压倒在床上说:“你范范姐就很不爱这种事啊!”让她超傻眼。

Avatar photo

Published

on

台湾艺人大牙(周宜霈)是从“黑人”陈建州主持的节目《我爱黑涩会》发迹,她今(27日)在社群平台爆出曾遭到黑人性骚的遭遇,“谢谢这波Me too愿意站出来的人们给我勇气,我佩服妳(你)们的不畏惧,让大家认真看待性骚扰,我才不至摔死。曾被他下令冷冻失去工作过,真的会怕。此时若不说出来,11年前那个晚上永远是我不时会想起的恶梦。”

大牙文中透露,事件发生在2012年,当时黑人与范玮琪正值新婚一年多,大牙在出差酒店准备洗澡时,黑人突然要求进房,结果对方成功入房后,便强行环抱她,还问:“怎么样?壮吧!”大牙为了脱困冷回不喜欢壮,结果黑人还继续说:“你又没试过,试过了搞不好你会喜欢!”大牙尝试劝退黑人,不料对方不以为意说道:“好!那我们快一点!”还大赞大牙“很正”。

黑人2012年曾带大牙到香港发展主持《18/22》。(图/取自脸书)

大牙曾在“黑涩会美眉”时期被黑人冷冻过,深知得罪黑人工作就会丢失,当时她不断告诉黑人:“你已经结婚了,你的婚礼我也有去参加,你这样真的不对,也很奇怪!”不料黑人完全不死心,还把她压倒在床,飙出一句:“没办法,你范范姐就很不爱这种事啊!”黑人最后硬上失败,但他还是要求大牙亲一下自己的嘴巴,让一直把黑人当哥哥来看待的大牙,惊讶反问他:“你会叫你妹亲你的嘴吗?”黑人竟说:“是没有过,不过下次可以试试!”他在回房后又打电话给大牙,要求大牙上自己房间一起看DVD。

第二天,黑人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,大牙曾试过把事件说出来,但一直没有勇气。时隔几年后,大牙在一场聚餐中遇到黑人与范玮琪,黑人还大方的带着范玮琪向她们打招呼,让大牙直呼:“浑身不自在到反胃想吐。”针对大牙的控诉,大牙的老公阿廖师也在文章底下霸气说:“现在有人欺负你我一定欺负他。”

Advertisement
大牙爆出自己曾被“黑人”陈建州性骚。(图/取自网络)
“黑人”陈建州被艺人大牙爆出性骚丑闻。 (图/取自网络)

大牙全文:

老实说,跟许多人一样,
也希望大家可以多去关注幼儿园下药和虐童案,
但是⋯⋯也许这时候不说,就永远被困在11年前那个晚上了⋯⋯
2012年7月18号凌晨
时间点我就是记这么清楚,因为那天真的吓疯了⋯⋯
那时与一位女性化妆师、一位男性发型师、
我的男性经纪人、当时的老板陈先生,
以及他的男性经纪人,一共六个人,
搭上俗称的红眼班机前往香港录制当地节目《18/22》
一落地就展开了马不停蹄的各种访问,
终于在太阳下山后,可以上车前往饭店休息。
就在我累得哈欠连连的时候,
陈先生从前座回头问我:
“这么累?是不是很久没有松一下?”
还配合着他很灵活的眨单眼表情
(松一下用台语发音,同桑挤勒)
当下没想太多,直觉他说的是按摩,
就附和着说对啊很累,肩膀很紧,是应该要松一下。
车程一路上嘻嘻哈哈,
我才搞懂他口中的“松一下”好像是别的意思⋯⋯
反正他个性就是爱开玩笑,
经纪人也在车上都有听到对话,没有想太多。
车子很快就到饭店了,
我和陈先生、他的经纪人,三个人先拖着行李
进电梯准备回各自的房间休息。
(我经纪人和发型师去和节目组开会,讨论明天录影的细节、化妆师在大厅等我们共同的闺蜜,说好要来我房间交换面膜顺便聚聚。)
那台电梯很小、很挤、很闷,
基本上连呼吸都听得见彼此的声音,
然后陈先生用气音开口问我:
“你住几号房?”
我纳闷地顿了一下,然后做了个鬼脸!
(心想你要知道我房间几号干嘛?!)
他急切地又问:
“快点啦!你不是说想松一下?!”
我当下急中生智,给了他经纪人的房号,
面无表情地告诉他:“1xxx”
“屁啦!那是你经纪人的房间号码!快点!你住几号?”
没想到会被识破,突然慌了,
一阵内心翻腾也不知该如何是好⋯⋯
我的楼层抵达,电梯门打开了,
陈先生眼睛直盯着,并没有想要放过我的意思。
我心想,好!你这么想知道我就告诉你,
而且你的经纪人也在,就不信你敢干嘛!
“1xxx”说完就拉着行李逃离那个充满压迫、不适的空间。
进了房间,联络了化妆师和闺蜜,
告诉她们我先洗澡,大概20分钟就可以过来了,
然后便开始准备梳洗。
叮咚~房间门铃响了! (此时的我身上只剩一件内裤)
边穿上饭店的浴袍边碎念,不是跟妳们说我要洗澡⋯⋯
然后,我傻住了,在猫眼另一头的是老板陈先生!
我隔着门大喊,你干嘛啦? !
“妳先开门,快点!”他用很低的声音说。
我很明确地告诉他,我很累,已经要去洗澡了,
快回房间休息吧!
“妳先开门,我跟妳說两句话就好”
他继续低沉的说⋯⋯
我想可能真的有什么事吧?
既然只是说两句话,就开个小缝听他要说什么,
毕竟他是我老板。
千不该万不该,就是开了那扇门! ! !
他非常迅速地把刚开一个小缝的门推开,
转身进来把门关上,然后就一屁股坐在我的床上!
为了跟他保持距离,
我坐在桌子旁的电脑椅上,不时的拉紧浴袍。
然后他就开始了“松一下”的续集玩笑话……
我嘴巴上笑笑地告诉他,不就是开玩笑,干嘛啦!
无聊欸你!我很累要洗澡了,快点回去明天很早要起床录影⋯⋯
他老大没有要管我,伸手拉了我的椅子(有滚轮的)
往他的方向去,我直觉性的马上弹开。
此时我看着在床头柜充电的手机,
真的很想打电话给任何人求救!
但是身上只有一件浴袍,我害怕可能会被扯开,
可能会做实了他一直开的烂玩笑,不敢过去拿手机⋯⋯
而且无论如何,明天都得跟他一起录影一整天,
然后搭同一班车、同一班飞机离开⋯⋯
我告诉自己,现在不能跟他翻脸。
黑涩会时期曾被他冷冻过,
知道他有的是方法能让我马上没有工作,
我要想办法全身而退。
只能盖楼梯,让他从自己起头的玩笑话高塔下来。
努力堆起笑脸告诉他,化妆师跟闺蜜说要来找我,
你在我房间被看到不好,快回去。
好说歹说,他屁股就像是黏在我床上一样不会动。
最后我无计可施,决定去打开房间门,
心想就算他不离开,至少也能保证我的安全。
但是没有想到我的移动给了他机会⋯⋯
他一把从背后环抱,我第一时间护住胸部,
死命挣扎但就是抵不过他人高马大的力气!
“怎么样?壮吧!”
我冷冷的告诉他我喜欢瘦皮猴,不喜欢壮的,你不要这样!
“妳又没试过,试过了搞不好妳会喜欢!”
一切都来不及反应,
我就从挣扎到随着他倒到我的床上!
终于找到机会一把推开他,拉好就快散开的浴袍,
告诉他胡闹完了快回去自己房间,我真的很累了。
“好!那我们快一点!”
真的没有想到他会这样回……
我很认真的告诉他,我是把你当哥哥,
所以你开开玩笑我并没有放在心上,
你已经结婚了,你的婚礼我也有去参加,
你这样真的不对,也很奇怪!
“没办法,妳范范姐就很不爱这种事啊!”
真的不敢相信我听到了什么⋯⋯
那个爱妻形象的他,在萤幕上塑造神仙眷侣的模样,
我见证了他们至死不渝的爱情,他竟然讲出这种话!
我真的很想吐⋯⋯
而且范范姐不爱这种事,到底跟我有什么关系,
为什么要告诉我? !
你再怎么有需求,也不应该认为自己可以对其他女人这样!
为了自己安危,还是必须找个不激怒他的理由回绝,
我便以“同公司”为由告诉他,
你再怎么有需求也不应该对我,我是你公司的艺人。
他竟然回答:“可是你很正啊!”
我被他各种让人瞠目结舌的回应,
堵得越来越不知所措⋯⋯
谢天谢地,这时门外突然有声响,
但并不是来找我的朋友,只是有人经过的声音。
我借机说,他们搞不好马上就到了!
快点回去休息了,我拜托你⋯⋯
“好啦!既然妳很累那就算了,那你亲我嘴巴一下我就走!”
眼前的这个人到底是谁?我认识他吗?
他怎么会讲出这么多奇怪的话?
只能想着还有什么方式赶走他,或拖到姐妹来。
我再次认真的告诉他,
我是真的把你当哥哥看待,
你不就有一个亲妹妹?你会叫你妹亲你的嘴吗?
“是没有过,不过下次可以试试!”
这些惊悚的对话,不管我怎么想转向,
他就是有办法转回他想要的方向⋯⋯
最终,在持续拖延时间、并且不断的告诉他
朋友可能就快要来了之下,
他才觉得没意思,愿意放弃了。
为了跟他保持距离,
我目送他离开,然后再冲上前锁门。
惊吓还没完我房门电铃又响!还是他!
这回我真的不敢开门了,隔着门我问他要干嘛?
“妳挤一点卸妆油给我,不然我怕在电梯口碰到其他人!”
这人居然连这种脱罪的细节都规划好了,
打算在我房门口演一段 “我进大牙房间只是为了借卸妆油”给任何可能被撞见的人看⋯⋯
细思极恐,我突然完全明白,
面对这种城府极深的性骚扰甚至性侵犯,
为什么这么多女生不敢说了。
他形象包装的手法,高深到我忍不住怀疑,
他到底有多少事情是真的?
化妆师朋友和闺蜜,后来终于来了,
我第一时间告诉他们两个我刚刚发生的状况,
无助的问他们我该怎么处理?
话都还没讲完,房间电话响了。
接起来,是陈先生来电⋯⋯
“牙妹妳睡啦?没有啦,我想说如果妳睡不着的话可以上来我房间,我房间比较大,还可以看dvd!”
旁边的闺蜜耳朵贴着我的话筒,听傻了眼,
本来还不太敢相信的他们,都听到了陈先生的邀约。
离去前他们便再三叮咛我要锁门,门链也要拉上!
隔天,按照行程工作,工作完飞回台北,
陈先生表现得像昨晚的事不曾发生过一样。
这件事,我想说出来很久了,但始终没有勇气⋯⋯
后来也陆续听到其他被陈先生用类似招式拐骗的案例。
她们不愿意公开,甚至根本不想回忆,
不想自己的名字跟这个人挂在一起。
他用着他爱家护妻的形象,
时不时打着公益与运动的善良模样示人,
经营着他的公众事业。
那谁会相信我?
是不是默默让这件事情过去就好?
几年前,和朋友聚餐,
发现他带着太太也在同一家餐厅吃饭,
当下我非常想躲起来,
甚至希望自己能拥有隐形的能力,
没想到还是被看到了⋯⋯
他大大方方的带着太太过来和我打招呼。
浑身不自在到反胃想吐,
但还是如同当年一样,硬挤出笑容。
发现,我不只是厌恶他,同时非常非常惧怕他。
谢谢这波Me too愿意站出来的人们给我勇气,
我佩服妳(你)们的不畏惧,
让大家认真看待性骚扰,我才不至摔死。
曾被他下令冷冻失去工作过,真的会怕。
此时若不说出来,
11年前那个晚上永远是我不时会想起的恶梦。
希望女性在职场上要懂得保护自己,
无论是老板主管或是同侪,
不适当的玩笑要懂得适可而止,
面对不要脸但手上握有权威的人,
要有勇气反抗,
而不是跟我一样为了那一口饭,
忍气吞声,一忍就是十几年。
如果当时可以勇敢一点公布他的恶行,
或许就不用背着忘恩负义的臭名离开经纪公司,
也不用每当听见或看见他的名字时就背脊发凉。
希望今天过后,想起这个人只剩厌恶,而不再恐惧。
metoo

陈建州性骚扰相关新闻:

新闻采访与资讯通告,可电邮至 editor.yesboss@timg.my

Advertise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