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nnect with us

专访特写

从东于哲到郭晓东:年龄不是追梦的阻碍

以东于哲身份出道时,郭晓东只有19岁,一转眼过了12年,如今以个人身份推出单曲的他,跟当初那个……

Published

on

2009年,郭晓东与陈泽耀组成了男子双人组合“东于哲”正式出道,一出道就接连出演了两部青春电视剧(《高校铁金刚》与《我和我的兄弟·恩》)的他们,不仅迅速积累了人气,之后更于2012年在香港的新城国语力颁奖礼荣获了新人王奖,可说是前途一片光明。不过,就跟大多数的组合一样,东于哲最终还是走向了“单飞不解散”之路,郭晓东亦在出道的第12年选择加入新东家“铁人娱乐”,并发布全新单曲〈可乐〉,要让大众看见不一样的“郭晓东”。

郭晓东告诉《访问》,他是在念中学的时候,意外发现了自己“热爱舞台”这件事。他说,由于中学时期的他很崇拜东方神起和Rain,因此有一次当老师在班上问“有谁自愿在教师节表演”时,他便自告奋勇,决定跟同学一起上台表演。

郭晓东从中学开始就十分热爱舞台。(图片来源:郭晓东Instagram)

“我和我几个朋友商量过后,就说:不如我们大胆试一次,在舞台上表演看看,然后就上网去看东方神起的MV,一边看一边学,那时候是自学。表演完后,不管是台下给的反应,还是老师们给的赞赏,都给了我很多自信,也让我发现这个新领域、新世界,从此爱上了表演。”

晓东坦言,一开始他并没有立志当艺人,而是纯粹很享受站在舞台上表演的感受,甚至在成为艺人之前,他还曾经以舞者的身份参加过大大小小的舞蹈比赛,且成绩不俗。后来,他之所以会加入海蝶音乐旗下的艺人培训班,往“艺人”方向迈进,就是因为他想要在表演方面做更多的尝试,不只局限于“舞蹈”。

以东于哲身份出道时,晓东只有19岁,一转眼过了12年,如今以个人身份推出单曲的他,跟当初那个“一心只想站上舞台展现自己的郭晓东”已有了巨大差别。

东于哲出道时,郭晓东年仅19岁,搭档陈泽耀则是18岁。(图片来源:东于哲脸书专页)

从东于哲到郭晓东

他直言,19岁的郭晓东“很幸运”,因为东于哲几乎一出道就受到关注,工作邀约也接踵而来,艺人事业很快就上了正轨,但令他始料不及的是,这阵风来得快也去得快,随着公司有了不同的计划,东于哲在几年没有推出音乐作品的情况下,人气逐渐大不如前。就在东于哲成军的第十年,晓东宣布不续约,不过他和阿哲(陈泽耀)都一致同意——“东于哲”将继续存在。

“不排除合体这回事,因为后面还有很多的可能性,反正来日方长。说不定哪一天我们还会一起发作品。”

晓东表示,东于哲并没有解散,也不排除未来还会“合体”的可能。(图片来源:郭晓东Instagram)

离开旧东家后,向来以“舞台”为目标前进的晓东,第一次有了舞台以外的人生计划,说起来,那段时期既是他的事业低谷,亦是一次“新开始”。

“有时会听到‘在大马当艺人不容易’的说法,这么说其实对其他行业不公平,因为每个行业都有它困难的地方,最重要的是——当遇到低潮时,你用什么样的心态去面对。”

晓东分享,他面对低潮的方式就是把心思投入到另外一件事,毕竟人不是非得往单一方向前进才能“存活”。

“在遇到低潮的时候,我接触了咖啡,一开始是寄托,后来钻研得越来越深,咖啡也逐渐变成了我的其中一份事业。其它我在疫情期间接触和尝试的领域还包括保健、直播、生命数字等等,其实接触不同的事物还蛮好玩的,生活也变得更精彩!”

不过,兜兜转转后,晓东仍然回到了舞台,于2021年正式签约新东家铁人娱乐,在筹备了几个月后,首次以“郭晓东”的个人身份推出了数位单曲〈可乐〉。

晓东表示,录制〈可乐〉之前,难免会感到紧张与不安,因为身边少了能够“互补”的伙伴,不过能够在新的人生阶段以个人身份推出单曲,也让他感到兴奋又欣慰,也算是对自己的人生“有了交代”。(图片来源:webtvasia)

“其实去年的时候,有想过不再当艺人了,但心里面还是有一团小小的火,想要跳舞,想要唱歌,想要演戏,想要再一次踏上舞台。”

尽管如此,当机会到来的时候,晓东坦言,自己还是花了一些时间才下定“重返舞台”的决心。

“在这个年龄重新起步,其实我想了一段时间,在思考的时间里我也有从身边的朋友和舞蹈老师那里获得意见,因为我是一个当自己没有安全感或找不到未来的答案时,会在一件事情上思考很久的人。”

他补充,他是从去年开始就跟铁人娱乐的老板见面,逐渐培养了默契和互相了解后,才正式签约,继续走艺人这条路。

晓东坦言,未来他最想尝试并“征服”的其中一个身份就是演员,因为演戏对他来说是一个挑战,每次演出时也会感受到压力,不过越有压力,他就越是想尝试。(图片来源:xuan)

“最后要继续这条路也是自己的决定,因为我觉得没有事情是输不起的,而且现在有一个大公司提拔我,背后的团队也很强,这是很难得的机会,所以一定要去尝试。就算现在的我是40岁,如果还是有公司愿意给我机会,我也会继续走下去的,因为年龄不是追梦的阻碍。”

原文刊于《访问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