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nnect with us

专访特写

【专访】杨善美吴清年晋级《The Fabulous》决赛 因节目突破自我

一位是擅长多种乐器的法律系高材生,一位是想要进军娱乐圈的“Face Of Malaysia”(2018)冠军,决赛在即,他们的未来会否因此而改变?

Avatar photo

Published

on

一位是擅长多种乐器的法律系高材生,一位是想要进军娱乐圈的“Face Of Malaysia”(2018)冠军,生活上风格迥异的两人,在全马首个观察类真人秀《The Fabulous》里却是彼此要好的合作拍档,决赛在即,他们的未来会否因此而改变?这一次,和Yes Boss一起了解Summer杨善美Jack吴清年两位“飞普乐士”。

作为一名宅女,在外留学的杨善美因行管令,均在网上修读课程,完成学业后即将前往英国深造时,她向父母申请了一年的“空档期”(Gap Year)去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情,“基本上疫情这两年都生活在自己的舒适圈里,我一辈子都没想过自己会有机会参加这种大型的节目。”

带着“妈宝女”标签变成更好的自己

在早前《The Fabulous》发布会中,杨善美曾说自己想撕掉“妈宝女”的标签,而如今节目收官在即,对于她来说,已经带着这个标签变成更好的自己了,“其实,妈宝女也有另外一个意思,就是比较尊重家人的意见,比较爱你的家人。”

Advertisement

参加节目前,杨善美并不喜欢去决定自己的打扮,常常会按照父母的要求着装,“但现在的我就会注重自己的打扮,注意自己的形象。”

“现在的我就会注意自己的打扮,注意自己的形象。”(图片来源:受访者)

对于参与节目录制所遇到的挑战,杨善美认为,录制节目其实很考验自己的体力,“因为本身我自己平时也不经常锻炼,但是整个节目录制下来,我必须要一直保持高度的集中,让我感觉有压迫感。”

“在这个非常陌生的环境,你每一天都要和不同的人打交道,所以是没有时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的。你要一直推动自己去达到节目的要求,一直要让自己去突破自我,一直处在一个很高压的环境。”

经历节目的各种考验后,让杨善美知道自己在高压的环境下也是可以往前走的,“原来我的抗压性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弱,一直有在进步的。”

对于自己的进步,杨善美娓娓道来,“以前我觉得自己身体很僵硬,是一定不能跳舞的,但是在决赛上的唱跳我都做到了;以前我是规律作息,是一定不会熬夜的,但来到这个节目完全打破了我的生物钟;以前我是畏惧镜头的,但现在看到镜头我不会害怕,我会给镜头想要的东西。”

节目组让杨善美和大提琴重新联系在一起。(图片来源:受访者)

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

在节目录制过程中,杨善美认为每一分每一秒都是难忘的记忆,“和大家相处的时间是非常短暂的,一见面我们就要很快再找回默契感,我们都是依靠着对彼此在上一集的记忆去往前走。”

她也提到,吴清年是节目中的“知心哥哥”,“基本上每次大家有了情绪,他都是第一个去安慰大家的,很感谢他,在节目当中算是我们的精神支柱和沟通的枢纽,把大家紧紧地拉在一起。”

Advertisement

杨善美也感谢节目组让她和大提琴重新联系在一起,在舞台上重新找到当初热爱的感觉,“我重新去报名大提琴的课程,希望接下来的日子充实我自己,做我之前很想做,但还没有做到的事情,去突破我自己,做什么都好。”

来到这个节目,让杨善美学会一个道理,“没有计划就是最好的计划,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。”

杨善美(右)认为吴清年(左)是节目中的“知心哥哥”。(图片来源:受访者)

享受台前幕后所有人的瞩目

另一边厢,参加节目前,吴清年结束了在新加坡三年的空少工作,也做过销售,返马后,吴清年不知道自己该往何处发展,“当时的想法就是帮父母打理家里的生意,但是我打从心里知道,我还是一个很热爱舞台的人。”

“直到参加这个节目之后,我敢再去做梦了,敢再去相信我想要当艺人,我享受台前幕后所有人瞩目我的那份闪光点。”

参加节目前,吴清年结束了在新加坡三年的空少工作。(图片来源:受访者)

当初节目组找到吴清年的时候,他误以为这是一档类似《叫我男神》的节目,“来了之后才发现这是一个艺人的选拔节目,需要淘汰,需要展现才艺,但其实唱歌和跳舞我并不擅长,没有其他人那么专业。”

因此,吴清年曾怀疑自己,甚至一度想要退赛,“我会问自己为什么我要在这边浪费一个名额,如果有其他的人进来会更好。”直到第五期的第一波淘汰赛后,吴清年成功晋级,这也增加了他继续走下去的信心,“我留下来不是因为我长得好看,只是个花瓶,是因为我真的有能力。”

想和许富顺说“对不起”

一路走到决赛,令吴清年最难忘的就是第九集录制前,大家私下聚在一起,认真地去讨论彼此遇到的问题以及需要改进的地方,“当我们打开心房,彼此去了解的时候,我觉得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去真诚地了解彼此内心的想法。”

Advertisement

在决赛的前一天因为扁桃体发炎,吴清年的喉咙出现了问题,“原本我是负责唱高音的,但是我连低音都唱不到,连讲话的声音都没有。彩排的时候竭尽全力去唱,还是唱不出,到决赛的当天,依旧是走音得很严重。”

吴清年(左一)认为决赛拖累了许富顺(右一),图中为杨善美。(图片来源:受访者)

所以,借此访问,吴清年想和Chris许富顺说声“对不起”,“感觉我拖累到他了,我们彩排的东西到正式录制的时候没有呈现出来。”

吴清年透露,其实第一次走音的时候自己就在一旁默默掉泪,觉得为什么自己那么没用,平时自己唱歌就不是很厉害,到决赛的时候还出现这样子的状况。

不过,参加了这档节目,更加坚定了吴清年想要演戏的决心,“看到大家对梦想的坚持,激发了我内心想要演戏的那份信心和憧憬,想要尝试走向演员这条路,虽然不知道前面的路是什么样的,但还是会坚持,希望有伯乐可以看到我,帮助我往演艺圈的道路走。”

《The Fabulous》将于9月3日晚上8点30分在Astro 双星频道(307)播出总决赛,究竟谁会是最终获胜的“飞普乐士”,我们拭目以待!

Advertisement

新闻采访与资讯通告,可电邮至editor@yes-boss.asi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