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nnect with us

专访特写

【特写】因疫情损失惨重 这些开餐厅的香港名人到底亏了多少钱?

过去2年疫情肆虐,就连香港名人开设的餐厅一样面临倒闭命运……

Published

on

香港第五波疫情来势汹汹,餐饮业损失惨重,那些由香港名人开设的餐厅能够撑下去吗?

过去2年疫情肆虐,给社会带来经济、社会、健康等各方面的打击,对餐饮业的影响尤为严重,就算是财大气粗的名人明星也免不了疫情浪潮的打击!据《南华早报》报道,某些香港名人餐厅损失高达上百万美元,有的还面对关门大吉的命运,何超莲、谢霆锋皆榜上有名!

何超莲“玖五牛肉面”结束营业

身为何鸿燊的孩子,赌王千金何超莲选择了与家族产业不同的发展方向——餐饮业。何超莲自2018年起经营起“玖五牛肉面”,而这家超过50年历史的台湾餐饮品牌却也因疫情影响频频亏损。

赌王千金何超莲自2018年经营起“玖五牛肉面”。(图片来源:IG)

《8天》报道,旺角区的玖五牛肉面店因行动管制,导致客流量下降。而面食类主打堂食客人,在疫情肆虐的情况下,外卖订单却是顾客首选的购买方式,这也导致玖五牛肉面店失去客源。何超莲指出:“有些日子,我们只能挣大约1000港元(约530令吉)。加上堂食被限制,有时会面对零收入,挣的钱都不够付房租。”因疫情影响,在2021年上半年,何超莲所经营的玖五牛肉面点居然亏损近200万港元(约100万令吉)。

面对这样的重击,赌王千金也不得不放下身段要求房东减租,但仅获得2个月的轻微折扣,随之再面对房租上涨。何超莲也透露,她是用自己的私房钱来填补亏损。苦撑无果,旺角玖五牛肉面店于2020年7月倒闭,仅开店短短5个月便关门大吉了!何超莲在社交媒体指出,这是深思熟虑后的结果,有机会会卷土重来;网民也表示鼓励,认为及时止损是最好的应对手段。

苦撑无果,旺角区玖五牛肉面歇业。(图片来源:网络)

至于玖五牛肉面店位于铜锣湾的分店似乎也在近日歇业了。据悉,玖五牛肉面官方IG最后更新于2021年7月31日,将近半年未更新,家财万贯的何超莲也扛不过这次的危机……

玖五牛肉面官方IG最后更新于2021年7月31日。(图片来源:IG)

谢霆锋“锋味曲奇”烘焙店转战线上

知名港星谢霆锋早在2013年与友人合作经营餐饮公司,更是在2015年推出同名品牌烘焙店“锋味曲奇”(Chef Nic Cookies),一心投入餐饮业。借着谢霆锋的个人影响力,仅在四年内就扩增至六家分店!然而,疫情来袭之时,锋味曲奇销售额照样“跳楼式”下降,谢霆锋于是选择关闭实体店铺,将业务转为线上独家出售,控制成本和产品质量。

谢霆锋“锋味曲奇”转战线上销售。(图片来源:IG)

“我们的长期目标是重开实体店。目前还不能给出一个明确的时间,我们正在与其他品牌讨论合作,也会尽快在网上发布新产品。”锋味公司在一份声明中如是说。

黄婉曼“Rise Kitchen”烘焙店倒闭

《新假期》,“前天气女郎”黄婉曼(Icy)自2015年前往日本修读蓝带面包课程,返港后砸下7位数开设烘焙餐厅Rise Kitchen,希望把法式烘焙技术带到香港。因新冠肺炎受重创,业务居然下降90%,租金昂贵,最终难逃倒闭的命运。

Rise Kitchen曾多次控制成本。(图片来源:IG)

据悉,餐厅租约到期后,房东要求加租,对Rise Kitchen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,黄婉曼唯有宣布结业。黄婉曼于2022年2月下旬关闭Rise Kitchen,她在餐厅官方Instagram发帖,对一路以来给予支持的顾客友人表示感激,虽有不舍,但也获益良多。

Rise Kitchen宣布于2022年2月28日正式歇业。(图片来源:IG)

邓一君把亏损当作“交学费”

邓一君息影多年,专注在保险业及金融业,于2019年先后在油麻地以及尖沙咀开“一君士多”车仔面馆,总共投资近31.35万美元(约132万令吉)。昔日好友古天乐也来帮衬光顾,生意蒸蒸日上,有望发展成连锁店,因此乘胜追击,在3个月之后开了第二家面馆。

(图片来源:Facebook)

但疫情及行动管制打乱了邓一君的计划,迫使他在2020年4月关闭两家店,半年里亏损近200万港币(约100万马币)。尽管损失了30多万美元(约126万令吉),他依然保持乐观,把亏损金额当作创业学费,获得了未来创业的经验。

如此绝境,古天乐抛出橄榄枝,邀请邓一君重返荧幕拍摄电影《寻秦记》,邓一君亦接受拍摄作为经济重创的缓冲期,换个环境,但邓一君在娱乐圈仍保持低调。

杨明“炖·养生”汤店从5家变1家

《新假期》报道,2018年在荔枝角开了第一家汤店“炖·养生”后,杨明不断扩张门店成连锁店,在鼎盛时期有6家门店同时营业!

(图片来源:IG)

与上述各名人餐厅相似,杨明的“炖·养生”也遭受不住疫情暴击,每个月亏损近7位数。“炖·养生”官方脸书宣布,杨明炖汤店5家分店停业,剩余一家则专注在外卖服务。

“炖·养生”分店于2022年2月28日停业。(图片来源:Facebook)

“炖·养生”汤店自开业以来挑战重重,自2019年的大规模抗议活动导致收入下降30%;再有2020年与泰国餐厅蓝象(Blue Elephant)争夺菜品版权;再后来又面临新冠肺炎打击。与何超莲的“玖五牛肉面”境遇相似,房东拒绝降低租金,加上客源减少,每月耗损过重难以负荷,无奈关闭大部分分店。

新闻采访与资讯通告,可电邮至editor@yes-boss.asia